当前位置:首页 > 消防科普 > 案例警示
关于秀洲区新塍镇一起民房亡人火灾事故调查情况的通报
信息来源:消防支队    时间:2021-11-22    访问量:
        2021年4月26日12时19分,秀洲区新塍镇小金港村计长桥15号民房发生火灾,过火面积约40㎡,烧损(毁)房屋、家具、生活用品等,造成1人死亡。有关情况通报如下:
        一、基本情况
        (一)起火建筑概况
        起火建筑位于秀洲区新塍镇小金港村计长桥15号,为自建民房,坐北朝南,主体为地上一层砖木结构,建筑面积约80平方米,建筑高度约4米,建筑内外无任何消防设施和器材。建筑自西向东共有四间房,西侧两间主要用于堆放杂物,东侧两间用于生活起居,两侧各有一个直通室外的出口。起火建筑北侧为树林,南侧为院子,西侧及东侧邻近居民住宅。房屋为村民陈水云安置居所。
        (二)起火经过和火灾扑救情况
2021年4月26日12时19分许,秀洲区消防救援大队接到报警称:位于秀洲区新塍镇小金港村计长桥15号的陈水云住宅发生火灾。接警后,大队立即调派新城消防救援站3辆消防车、新塍镇专职消防队2辆消防车,共24名指战员赶赴现场处置。12时35分,新塍镇专职队到场,发现民房已处于猛烈燃烧状态,并伴有大量浓烟。经询问,发现有人员被困,立即组织攻坚组搜救被困人员。12时42分新城消防救援站到场,进行火势堵截。12时44分许,火势被基本扑灭,同时搜救到一名遇难人员。13时11分,处置完毕。
        (三)人员伤亡和损失统计情况
        死者为陈水云,男,73岁,居民身份证:330411194807011612。死者为独居老人,父母已故,膝下无子女,与他人无矛盾纠纷。火灾造成直接经济损失约1.4万元。
        二、火灾调查情况
        (一)起火原因分析
        1.起火时间的认定
        询问刘国强(系火灾第一发现人)反映,在12点10分左右,当时正骑电瓶车回家,然后看到隔壁陈水云家里冒白烟了。
        询问王春凤(系隔壁邻居)反映,中午12点多点,当时正在吃饭,女儿看见房子北面有烟飘过来了。
        根据电力部门调取的陈水云家用电记录情况显示,12时00分以后用电记录为0(电表记录时间间隔为15分钟)。
        根据以上最早发现时间、用电记录和火灾发展状况分析,认定起火时间为2021年4月26日12时许。
        2.起火部位、起火点的认定
        对起火建筑外围进行环境勘验:东侧外墙,右下方悬挂有一台空调外机,空调外机及其连接件保存较好,未见明显过火及烟熏痕迹,外墙上方中间位置设有一圆形孔洞,孔洞内安装有方形木结构框架,框架见明显过火及烟熏痕迹,外墙上其他部位未见明显过火及烟熏痕迹。北侧外墙,东西侧各设置有一扇窗户,东侧窗户玻璃全部掉落,整体烧损程度较西侧重,东侧窗户东半边残留的木质框架上窗户铰链状态显示窗户为关闭状态,西半边完全烧毁掉落;西侧窗户为关闭状态,窗户玻璃部分破碎掉落,窗户木结构框架保存较好,未见明显过火痕迹;起火建筑北侧屋顶原有木质梁可见明显碳化痕迹,屋面中间位置瓦片完全掉落。南侧外墙,各设置有一扇窗户,西侧窗户及其所在外墙墙面未见明显过火及烟熏痕迹,外侧地面上未发现窗户玻璃碎片掉落痕迹;东侧窗户烧损程度较西侧重,窗户玻璃全部掉落,窗户木质框架上两侧铰链状态显示窗户为关闭状态,窗户过火痕迹内侧较外侧重,外侧部分未过火,窗户四周外墙墙面未见明显过火及烟熏痕迹;起火建筑南侧屋顶见明显过火痕迹,从烧损掉落程度来看,东侧较西侧重,西侧屋顶南半部分瓦片保存较好,未掉落;东侧屋顶中心位置一根木梁过火后向西方向倾斜,未坍塌掉落。
        对起火建筑东侧房间进行初步勘验:东侧房间入户处设置一扇朝西方向的木质门,木质门已向东倒塌掉落,木质门门框外侧未过火,内侧见明显过火及烟熏痕迹;倒塌掉落的木质门靠在掉落的木梁上,部分瓦片掉落后覆盖在木门上,木门外侧未见明显过火痕迹,原有木门结构已破损;掉落的木梁下方发现一具尸体,尸体头朝北,脚朝南,面朝上,尸体上方覆盖有部分掉落的瓦片;木质门上原有门锁已掉落。东面、北面墙面见明显过火痕迹,未见明显烟熏痕迹,东墙墙面抹灰保存较好,未掉落,东面墙上中间位置悬挂有一台空调,空调烧损程度较重,呈北低南高状态,悬挂在墙上。北墙窗户下方墙面抹灰部分掉落,窗户整体木结构框架烧损程度重,窗户下方玻璃呈熔化状,未完全掉落。西面墙面过火痕迹明显,墙面中间近地面位置处见明显烟熏痕迹,墙面抹灰基本完整;上方墙面内嵌置有木结构框架,木结构框架全部过火;靠近西墙位置处摆放有一铁质床架,床头朝西,床尾朝东,床架已变型,见明显过火及烟熏痕迹。南墙墙面见明显过火痕迹,近地面位置处过火及烟熏痕迹较重,南墙窗户木结构框架全部过火。东面房间东南角位置处设置有一扇木质门,木质门框东面见明显过火痕迹;从西面房间北方向向南方向观察,木门呈90度开启状态,木门上半部分碳化程度较下半部分重,下半部分基本未过火,部分被烟熏;从西面、北面、南面墙面来看,未见明显过火痕迹,东面墙近地面位置处墙面见过火痕迹,四周墙面整体烟熏痕迹上半部分墙面较下半部分墙面重,东北墙面较西南墙面重。屋内靠近西半部分木质家具未见明显过火痕迹,部分烟熏;屋内南面地上发现烧损掉落的白色塑钢窗,窗户玻璃未完全掉落,部分残留在窗上;地面发现单体式简易液化气灶台及铁锅,位于白色塑钢窗西侧,灶台及铁锅未见明显过火痕迹,部分烟熏。
        对东面房间进行细项勘验:清理西墙周围掉落的表面瓦片后,发现铁质床架西北角位置处有未完全烧毁的木质残留物及其他物质残留物,表面覆盖的木质残留物东北角未完全烧毁,从过火痕迹来看,呈现由西南向东北方向蔓延;其他残留物碳化程度较重,未全部烧;铁质床架西南角地面发现一根多股铜制导线,导线成团状,导线内部金属材质裸露在外,保存较好。铁质床架东南角位置处可见有两张木质长凳,长凳坍塌掉落,两张长凳凳脚被完全烧毁,长凳面板表面未完全过火,长椅面板背面过火痕迹明显,碳化程度较重。铁质床架东南角位置处可见有未完全烧毁的被褥及蓝色塑料材质圆形物体,被褥及圆形物体表面过火,底部未过火。铁质床北边可见有未完全烧毁的泡面纸质外包装。铁质床架中心位置处地面发现长条型物体,物体表面碳化程度较重,将长条形物体翻面,发现长条形物体背面北端位置包裹用塑料袋基本未过火,南端部分被烧毁。清理东墙周围掉落的表面瓦片后,发现空调下方大量未烧毁的蚊香及电器与电气线路残留物。通过进一步清理,铁质床架东南侧地面处可见有蚊香残留物和金属蚊香盘。
综上所述,认定起火部位位于陈水云住宅东面房间内;认定起火点位于东面房间内铁质床架东南侧近地面处。
        3.起火原因的认定
        (1)排除人为放火嫌疑。陈水云与他人无矛盾纠纷,邻里关系正常。根据现场痕迹分析,起火时建筑的窗户处于关闭状态,入户门处于锁闭状态,未见起火前人为破坏痕迹。
        (2)排除电气故障起火。根据现场勘验,居住场所内的液化气独灶头与液化气钢瓶位于两个空间区域,尚未采用连接管连接;对空气开关后的四路电气线路逐个进行排查,将疑似痕迹物证进行提取并送检验鉴定机构,未发现电气线路存在故障痕迹。
        (3)排除吸烟引发火灾。根据现场勘验,除邻近西侧墙床头柜内下部发现一包香烟外,其余区域未发现有烟蒂等痕迹物证。
        (4)不排除蚊香使用不慎引发火灾。根据现场勘验,起火点处发现有蚊香残留物和金属蚊香盘,且邻近的木质板凳下表面较上表面炭化严重。
综上所述,认定该起火灾起火原因为蚊香使用不慎引燃周边可燃物蔓延成灾。
        (二)灾害成因分析
        此次火灾发生的场所是农村民房,分析火灾事故的发生和造成人员伤亡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火灾发生在中午,发现时间晚。火灾发生时间为中午12时许,房屋内人员处在睡眠休息状态,火灾发生后,未能及时发现。周边群众发现火灾时为12时10分许,火已烧了至少10分钟,火势已较大,陈水云始终未能及时逃出。
        2.民房内堆放可燃物多,火灾荷载大。生活起居间内设置床铺、衣架、鞋架、餐桌等,堆放大量可燃生活物品,周四墙面张贴满大量报纸,另外又堆放很多纸箱杂物,建筑内的火灾荷载明显增大。发生火灾后,房屋内可燃物被引燃后迅速蔓延,高温烟气快速充满房间。
        3.消防安全意识薄弱,逃生能力差。村民消防安全意识薄弱,日常用火用电长期在消防安全风险。独居老人居住场所内未配备独立感烟探测器、灭火器等相关消防设施器材,火灾初期未能及时报警。火灾发生后,陈水云虽有逃生迹象,但因为年纪大,逃生能力差,加之门锁反锁,延误了最佳逃生时间。
        三、消防监管情况
        (一)消防机构工作开展情况
        2021年以来,秀洲区消防救援大队定期对新塍镇及派出所开展检查指导,共指导新塍镇、派出所12次,对该民房未进行检查指导。
        (二)属地政府、行业部门消防工作履职情况
        起火建筑属于新塍镇管辖,为新塍镇小金港村第四网格,村书记王惠琴,网格长陆荣正,网格员为汪冬冬。网格员曾多次到该民房进行走访,提醒村民做好消防安全工作,注意用火用电及消防安全。
        2021年新塍派出所,对该村委会进行了多次的检查指导,帮助村民委员会开展群众性的消防安全教育工作,督促指导村委会制定村民防火公约、进行防火检查。
        四、事故暴露的主要问题
           “4.26”火灾的发生,充分暴露出农村住宅消防安全基础差,村民消防安全意识薄弱以及基层消防监管和隐患排查缺位等问题。
        (一)建筑消防安全基础条件差。类似独居老人居住场所多为砖木结构,房屋内放置有大量可燃生活用品,火灾荷载大,且建筑内也未设置独立感烟探测报警器、灭火器等消防设施器材,火灾时无法及时预警和进行灭火处置。
        (二)村民消防安全意识薄弱。村民消防安全意识普遍淡薄,对民房内长期存在的火灾隐患习以为常、视而不见,房间内堆放大量可燃物品,且未掌握基本的消防安全常识,自防自救能力差。
        (三)基层监管存在漏洞。镇、村两级消防监管力量薄弱,镇消防工作站专职人员配备不足,基层网格员日常巡查走过场,加之受限于业务能力水平,致使火灾隐患不能及时被发现和进行整改。
        五、火灾事故责任处理建议
        建议秀洲区政府责令新塍镇政府作出深刻检查,并对主要负责人进行提醒谈话。
        六、问题整改、防范措施及建议
        (一)加强农村消防安全工作。进一步完善农村消防安全排查机制,对辖区独居老人等特殊群体建立花名册,明确责任人,切实让排查工作做到不出漏洞、责任明晰。建议在独居老人居住场所安装互联式烟感等技防措施,对已安装互联式烟感等技防措施的,要加强技防设备的巡查检查,定期维保检修,确保设施完整好用。
        (二)开展入户式宣传教育。进一步加大消防安全宣传工作力度,广泛普及消防安全常识和逃生自救技能。对于独居老人,要加强对其子女或监护人的消防培训,要采取“入户式”等多种形式,切实提高村民消防安全意识和自防自救能力。同时,结合新农村建设,相关部门要同步做好提醒村民经常性检查电气线路和液化气钢瓶连接管,电气线路要穿管保护,破损线路和连接管要及时更换,做好人走断电关气,防止电气和燃气火灾的发生。
        (三)完善事故处置机制。进一步加大村志愿消防队伍建设力度,完善村志愿消防队伍装备配备、培训演练、值班调度等工作机制,从根本上解决村志愿消防队伍灭火救援装备缺乏、作用发挥不明显等突出问题,全面提高村志愿消防队伍应急响应和扑救初期火灾能力。